六合图库

医疗AI的第一驱动力是什么

创新工场董事长、前谷歌中国CEO李开复在《AI·未来》这本书中说,当前人工智能最重要的原理是“深度学习”,输入大量来自特定领域的数据,训练系统自己总结规律,识别数据和目标之间的关联性,做出最佳决策。这么做需要四个元素:大量的数据、强大的算法、足够细化的领域、明确的目标。数据可以说是第一驱动力。医疗行业中,飞利浦这样的老牌医疗器械公司无疑有先天优势。
飞利浦是一家以照明起家的公司,医疗也是很早便开始的业务,1896年出产的医用X射线球管是世界上最早的X射线产品之一。而现在,飞利浦已经转型为一家健康科技公司,一家以数字化和AI技术驱动的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带来覆盖全生命周期的医疗健康关护。陈胜裕在演讲中说:“过去几年中,软件开发和AI是飞利浦战略发展的重点。我们每年投入将近18亿欧元做研发,60%用于软件开发,以打造这样一个健康关护全程的过程。
”在诊断影像、患者监护等领域,飞利浦拥有超声、CT、MR、血管机等临床路径的产品,这些产品成为收集影像信息的重要渠道。 陈胜裕说:“飞利浦世界各地的客户当中,每一周生成将近200多万张的医疗图像,为客户存储的医疗影像超过1450亿张,可穿戴设备为全球700万的老人提供监护和服务,每年有2.75亿患者使用飞利浦患者监护仪,并生成海量的数据。同时这些数据都是结构化的、高质量化的数据,可以作为AI计算和模型开发的依据”。 有了数据这个入局医疗AI的重要砝码,飞利浦想做的是一个更宏大的生态。 2018年8月,飞利浦中国首个AI产品“星云医学影像人工智能平台”落地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智能平台主要包括飞利浦星云三维影像后处理平台(IntelliSpace Portal,ISP)和飞利浦星云探索平台(IntelliSpace Discovery,ISD)两大部分。 其中,ISP是一个整合的智能化临床影像诊断平台,能实现不同品牌、不同种类影像设备的图像处理,提供多模态影像的高级可视化后处理,帮助放射科医生和临床医生更好地识别病灶,监测、诊断和跟进疾病治疗。
而ISD则是一个具有共享平台属性的AI医疗科研工具,能为临床科研提供支持。飞利浦整体解决方案中心临床科学部高级总监、飞利浦影像研究院院长周振宇博士说:“让医院根据自身的临床需求和专长,去开发更多的临床功能,再通过ISD平台把最先进的技术功能推广到更多的医院中去解决实际临床需要……我们希望打造的正是这样一个开放的科研生态系统”。 刚才所说的鼻咽癌项目,正是建立在ISD平台上的产品。柏视医疗创始人、中山大学教授陆遥说:“借助ISD这个平台,可以非常快的让我们的技术以一个恰当的形式嵌入到医院里去。我们做一个类似的平台,怎么也得十年到二十年吧。” 目前,北京协和医院、天坛医院、宣武医院、华西医院等一些知名研究型医院都与飞利浦中国开展了科研合作。
中国将会成为智慧医疗革命的中心,这是2019国际医学人工智能论坛上,周振宇在演讲中做出的预言。 他引用了美国《纽约时报》提出的概念,说政府的推动、资本涌入等等都会让中国在未来的几年内将超过美国成为医疗人工智能创新的中心。 最重要的原因,还是数据。如果说人工智能是电力,那么大数据就是发电所需要的燃料,是石油。 而中国,是全世界“数据石油”储量最丰富的国家,随着老龄化的到来,在医疗行业的储量会越来越丰富。 医疗人工智能的大发展,意味着行业的壮大,也伴随着财富的聚集。 但更重要的是,无论城市还是农村,无论沿海还是内地,更多的疾病能够获得更好的治疗和预防,人们更健康、长寿。老人不需要把一生积蓄在离世前的最后一年花在医院,成年的儿女能够多陪父母10年、15年,世界这么大,带他们去看看。

上一篇:医疗AI对三甲和基层有着不同意义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