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图库

美国不自信,冷战思维加剧,使世界“赤字加剧

当今世界,不仅面临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治理赤字,也面临信任赤字。进入21世纪,随着新兴国家的群体性崛起,美国实力相对下降,开始明显不自信。根据联合国贸发会议的统计数据,从1990年到2015年,发达国家占全球GDP的比重从78.7%降至56.8%,而新兴市场国家占全球GDP的比重则由19.0%上升至39.2%。这一巨大变化使美国越来越难以接受自身实力的相对衰退,不惜通过贸易进攻主义方式来维护自身的既得利益和国际地位。近年来,美国当局强调“筑墙树敌”,不愿继续以合作的方式化解治理难题,“退、缩、反、逆”态度与趋势明显。
退,即退群,其他国家受益、对美国不利不公的都要退出。美国先后退出气候变化《巴黎协定》、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退出《全球移民协议》、退出朗核问题全面协议、退出《中导条约》等,一再展现出孤立主义倾向。如同过去在军事上肆意干预一样,美国不负责任地收缩和逃避国际责任加剧了国际金融市场动荡、军备竞赛加剧、地区冲突升级、难民问题扩散、恐怖主义蔓延、民粹主义盛行,给国际社会带来新的威胁和不确定性。
缩,即利益关切收缩在北美,收缩在自己身上。美国不是想着通过积极合作的方式摆脱危机,而是以制造危机的方式,使局面更加恶化,甚至使美欧关系出现“裂痕”,两者不再是铁板一块。不少欧洲学者表示,“点火容易、灭火很难”,美国当局擅长点火,不擅长灭火。欧洲学者纷纷强调,对美欧关系而言,稳定的政治关系或经济关系不能基于美国政客的灵机一动,必须要有规矩,唯此经济界才能放心投资,政治领域的战略合作才有基础。位于美国纽约的国际关系智库“欧亚集团”总裁伊恩 布雷默认为,特朗普严重高估了美国的国际影响力,如果中美爆发“贸易战”,美国的多数盟友都不愿看到中美冲突,将开始疏远美国相关政策,以对冲风险。
反,即反俄、反华政策更加突显,冷战思维加剧。2019年3月25日,美国决定成立针对中国的“当前危险委员会:中国(Committee of Present Danger: China)”。历史上,该委员会成立过三次。第一次是上世纪50年代初冷战开启,第二次是80年代里根政府发起星球大战。这两次主要对准前苏联。第三次是本世纪初9 11事件后的全面反恐。这次当前威胁委员会成立是美国历史上第四次,标志着美国对“中国威胁”的严重性己形成多方共识,二元对立、非此即彼的冷战思维“阴魂”在美国保守主义分子身上仍挥之不去。委员会成员包括美国中央情报局前局长伍尔西、白宫前首席策略师班农等对华强硬派。他们的主张是,华盛顿应击退中国对美国全方位的渗透和破坏,如军事、高科技、5G网络、意识形态、人权、宗教自由等。中美贸易战在某种程度上说,也是意识形态战、法律战、科技战、文化安全战等。
逆,即逆全球化,开历史倒车。贸易保护主义是典型的单边主义,反对的是多边主义、全球化。美国采取的一系列极端贸易保护措施,破坏了国际经济秩序和WTO规则,冲击了全球价值链和国际分工体系。2019年3月,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发布的一篇报告《2018年贸易战对美国价格和福利的影响》(The Impact of the 2018 Trade War on U.S. Prices and Welfare)分析了贸易战对美国价格和福利的影响。文章认为,到目前为止,高关税的全部影响都作用在了美国国内消费者身上,2018年提高关税行为的综合影响已将美国制造业的平均价格提高了一个百分点。贸易保护看似美国生产商免受外国竞争的冲击,但实际上这种对定价行为的干扰和改变是不利于自由贸易的。此外,美国提高关税的政策和其他国家的报复性行为对供应链也产生了巨大影响。同时,全球价值链的重组可能会给在美国和中国投资的公司带来巨大成本,因为他们必须将资本和投资设施转移到其他地方来避开贸易战。美国发起“贸易战”的行为是典型的“损人不利已”。
总之,美国当局的咄咄逼人是典型的单边主义、霸权主义和赤裸裸的经济挑衅。美方任性妄为的行为,是逆潮流而动,中国必将严阵以待,毅然亮剑,打赢这场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的保卫战。